首页 >移民资讯
移民资讯
Immigration News
移民后我对父母说:你们把我从政的理想给毁了!
关键词:新通移民客户,隐士音响,移民分享,美国绿卡,美国移民  时间:2020年06月03日   来源:新通移民网

戴中天,新通移民客户,2011年移民美国,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2016年回国创办“隐士音响”。


戴中天


身为90后,戴中天已是中国原创品牌“隐士音响”的掌门人。他和他父亲收购美国顶尖技术,一起创办的“隐士音响”,拥有40多项专利,很多产品和技术获得了多项世界第一,短短三年已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和许多人对“企二代”的固有印象不同,年少的戴中天理想是为民从政,但由于他在高中毕业时随家庭移民美国,从政不得无奈经商。出国后更加爱国,对他人“成美国人了”的调侃极度反感,他在毕业后毅然回国创业。他说:“我要做属于我们中国制造的高端音响品牌,并将其推广到全世界。”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去看看戴中天的自述。


拿到绿卡那一刻 我的仕途被毁了


我从小喜欢历史,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写命题作文——《如果你能回到古代,你想选择哪个朝代?》当时我写道:我要回到五代十国,因为五代十国是乱世,乱世出英雄,可以有所作为。


2010年,我读高一,确定了想要从政的目标。这一年,我跟父母谈了我的理想,表达了从政来改良社会,造福民众的想法。但父母很反对我当公务员,他们认为社会就是个大染缸,生怕我没爬几个台阶,就被大染缸染了。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为了让我死心,居然去办了美国移民。有一天,他们突然把移民签证交到我手上,告诉我,我们全家都要搬到美国去居住。从此,我不能参考中国的高考,以后也不能从政。我当时非常生气,我跟他们说:你们把我这辈子的仕途给毁了!


生气归生气,我毕竟没有成年,根本左右不了局势,我只能去考托福、SAT,申请美国的大学。后来我托福考了109分,SAT考了2180分,拿到了美国8所大学的offer。最终我选择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社会学专业,美国大学是选课制,而社会学是人文科学的十字路口,我喜欢的历史和政治都在可选范围之内。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去了美国之后,我发现美国和我们原本想象得很不一样。比如说,中国人总认为美国中小学是快乐教育、素质教育,比中国的基础教育好,其实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所谓快乐教育出来的小孩很多根本考不上好的大学,而那些贵族学校以及接受真正的精英教育的学生,压力可能比中国的学生还大,他们除了管好学业,还要兼顾许多课外活动,当然这些人最后各方面也大都非常优秀。


事实上,美国的华人区学校也践行着美国贵族学校的理念而非简单的快乐教育,加上中国学生本身的刻苦努力,压力依旧很大,但也很受常春藤等美国名校的青睐。



和中国人外冷内热不一样,美国人是外热内冷的。中国人见到陌生人一般都比较警惕,但如果是好兄弟就会两肋插刀,很讲义气;但是美国人平时见到谁都很热情,小恩小惠也会乐于伸出援手,但是遇到大灾大难就不太会互相帮助了。


移民美国的家庭尤其要注意文化差异对小孩的影响,很多家长一方面希望小孩融入社会一方面又期望小孩能孝顺,但如果不让小孩打下中国文化的根基而一味崇尚美式文化,结果往往是美国人始终还是把你的小孩当香蕉人,而小孩又会在人性自私的驱使下用美式文化当做不必孝顺的挡箭牌。实际上,美国人非常尊重和欢迎保留自身民族文化的人,而看不起融不进还要强融的文化自卑者,所以最好的融入就是走自己的路,大家都会觉得这人很酷。


一杯温水感动美国音响界设计泰斗


我父母毁了我做公务员这条路之后,我就开始考虑从商。我读大学期间,中国的平衡车在美国很流行,我就从中国进口平衡车到美国,然后注册了一家公司卖平衡车,这算是我第一次创业。可是后来因为中国的工厂低价竞争,电池质量越来越差,在美国出现了一些爆炸的事件,于是美国就一股脑儿把平衡车给禁了,当时我的公司里还有些存货,只能低价出手。这次失败使我意识到,没有门槛的事情不能做,没有技术在手,终究还是不靠谱。


起初我毕业后的打算是,回国跟在父亲身边学习企业管理。但一件事机缘巧合地改变了这一切。我父亲是一位30多年的音响发烧友,他的公司上市之后,便萌生了做一个自己的音响品牌的念头。有一次他来美国,约了先前认识的美国号角设计泰斗Dr.Bruce Edgar、励磁驱动头设计泰斗 Mr. Sam Saye见面,希望获得他们的技术支持,我充当翻译随行。


两位大师起初不太重视,约在了一个商场的走廊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尬聊,因为Saye先生患有肺癌,他一直在咳嗽,我见他不太舒服,就去旁边的咖啡厅要了一杯温水给他。这杯温水起到了非常微妙的作用,接过温水的Saye先生一下子非常感动,眼眶都红了,他问我“多大了”“毕业了没有”“毕业后什么打算”等等一系列问题,最后他说:“你愿意来跟我学技术,做我的关门弟子吗?”


有了之前平衡车的失败经历,我一直都想有一门技术傍身,再加上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我也很热爱音乐,Saye先生主动开口,我就立刻答应了下来。


之后,Edgar先生和Saye先生都成为了我的老师,80多岁的Edgar先生教我号角的设计,70多岁的Saye先生则是教我励磁驱动头技术,我跟他们潜心学了一年半,将两者的技术融会贯通于一身,这些技术后来发展成为隐士音响的核心科技。


戴中天设计的相位锥结构图(手绘图)


Sam Saye先生、Bruce Edgar博士、戴中天先生


美国学成归来,我和父亲共同创业。我们创立了自己的品牌——隐士音响,英文名为ESDAcoustic,结合了Edgar先生、Saye先生以及Dai(我和父亲的姓氏)的首字母。


作为Edgar先生和Saye先生的技术传承人,我设计出了革命性的碳纤维号角,并改进了传统的励磁驱动头,使我们的音响在科技方面领先了一个时代,而价格仅为其他同配置音响的1/3不到。



我的父亲,最好的创业导师


在创立隐士音响之前,父亲就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了,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CEO,管理经验非常丰富。


我和父亲的关系,可以说亦师亦友。一开始,他事无巨细地指导我处理工作中的小细节,慢慢地,我从只能做一些小事情,开始可以做大决策。创业至今,在遇到问题时,我会去咨询他,他是我一个非常好的创业导师。


戴氏父子合影


中间很多时候,我们俩都会有矛盾,但是我们可以平等交流、共同探讨,父亲会耐心倾听我的意见。


之前,我们设计出了最顶级的“龙吟”旗舰系统后,他要求把下面的产品系列——“凤鸣”“鹤舞”“熊猫”一股脑儿做出来。而我担心市场反应会有观望情绪,希望一款一款慢慢地推出。父亲告诉我,我们不能单指望卖旗舰款来养活公司,旗舰是代表公司技术的高度,打品牌的,没有其他适销对路的产品,公司就没有自己的造血功能,就无法生存,这样一讲解,我自然就接受了。


“龙吟”旗舰系统的聆听空间


有矛盾很正常,有共识才是出路。当我们僵持不下,而公司必须做出决策的时候,从理性的角度,我最后一定会听父亲的,因为他的高度、经验会确保决策大概率是对的。即便目前我父亲已经把整个担子交棒给我了,我依然会经常向他请益。因为我很幸运,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为什么不借力呢?


我是90后,尽管出国留学独立生活了四年,当学徒近两年,但是时代的烙印还是蛮深的。父亲经常提醒我:做事先做人,若想要事业有成,就必须更多去学习和了解比我年长一辈、两辈人的想法,倾听他们的人生故事抑或经验教训,学习他们身上的良好品质,形成自己成熟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让自己能够跟他们对话,待人接物务必真诚、谦逊、落落大方,说话做事至少不能引起他人的反感。


对此我心悦诚服,并时刻不敢怠慢。受益于此,我从行为、着装、言谈、管理等方方面面,都在做努力,这些年也确实受到了很多长辈的指点和引领,受益良多。



我母亲是我最亲近的人,她的想法成为了我设计上的巧思。小时候我和母亲都很喜欢音乐,但是那些音响挺复杂的,要像父亲那样的发烧友才会使用,而我母亲总抱怨只能看着家里一堆器材发呆。传统的音响操作过于复杂,包括我母亲在内的大部分人都不会使用,所以我现在设计隐士音响的时候,不仅给发烧友留了摆弄的空间,还增加了一件开启的功能,让音响不再只是发烧友一个人的自娱自乐,而是一家人都可以享受到的乐趣。


我带着隐士音响去过很多国家,获了很多奖,也受到了很多赞誉,只是我太多次被人问起:“你们是日本的吗?”或者直接来一句这样的疑问:“Wow,这真的是中国生产的吗?我不敢相信!”“Yes!隐士音响是中国制造!Designed and Made in China!”此刻的我,突然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骄傲。


6月13日,新通移民将携手隐士音响,为大家带来一张非同凡响的音乐鉴赏会,拨打4008-262-186 或在线咨询,预约席位。

编辑:新通移民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专业过硬

国内首批移民服务机构

20余年海外服务经验

信誉卓著

行业协会会长单位

服务等级AA级等荣誉称号

客户口碑

老客户口碑传颂

已为千万家庭护航海外发展

全程服务

移民、安家、海外投资

全程服务解除后顾之忧

Copyright © 2000-2019 新通移民 www.igo18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136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10282号